被巴赫点赞的90后非遗传人:要让年轻人感到非遗很酷

2022-04-20 07:34来源:中原网视台  

他是90后,“面人郎”非遗传人,也是北大硕士,曾被奥委会主席点赞

“希望我们自己先喜欢上传统手艺”

还记得北京冬奥会上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一起捏面人的帅气小伙吗?他叫郎佳子彧,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面人郎”第三代传承人,曾入选2021年福布斯中国年度U30榜单。郎佳子彧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不仅巴赫主席喜欢冰墩墩面人,还有许多国际友人都喜欢,我希望我们自己能先喜欢起来,而不是等老外点赞后,我们再去说好。”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姜天圣

冬奥会亮相,获得一致好评

郎佳子彧的爷爷郎绍安是北京“面人郎”的创始人,曾任北京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研究员、获“老艺人”称号。据悉,当时郎绍安名气很大,知名作家冰心曾拜访过他,并专门写下《“面人郎”访问记》。郎佳子彧的父亲郎志春在继承和发扬面塑艺术的同时,也在这一领域有所创新。早在1981年,他就进入雍和宫从事对外面塑表演。

郎佳子彧1995年出生于北京,是北京大学艺术学院艺术理论专业硕士。子彧说,自己三四岁的时候,就开始和父亲学习捏面人这门手艺,“捏了几百个面人之后,我就悟出了一些门道,捏面人前要先在脑海里构思好形状,复杂的还要画下来,然后再捏。简单来说就是谋定而后动,和许多艺术创作是一个道理。”

北京冬奥会期间,北京人民大会堂东展厅共设6个非遗展台,“面人郎”是其中一个。前段时间,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体验面塑制作时想要一对“冰墩墩”的短视频火了,给阿尔贝二世制作冰墩墩面人的,正是子彧。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对小面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和子彧的交流中,巴赫主席表示,“一般关于奥运吉祥物的会都要开很长时间,但冰墩墩一拿进来,两分钟,大家就决定是它了。”

这个“传统非遗人”并不守旧

子彧告诉记者,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的学习期间,学习了许多艺术理论和人文科学的知识,同时也学习了中国画和一些其他的传统艺术,这让他受益匪浅,“开了眼界,对自己的创作思路有很大的帮助,毕竟创作需要的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嘛。”

子彧笑道,大众对传统文化师有“刻板印象”,一个是文化水平不高,另一个年龄比较大。“有时候我去参加活动,别人见到我会认为我是子彧的助理,还问我子彧在哪。”子彧解释道,一般受邀参加活动的非遗人士最年轻的也有40多岁了,主要年龄集中在50-60岁,“这也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传统行业对年轻人的吸引是不足的。”

在子彧看来,传统行业的“守旧”和“创新”不应该是对立,在他看来,传统行业人首先应该非常了解自己的行业,再熟练掌握,“包括对材质的掌握,包括对过往作品的美学以及体验的掌握,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打好基础后,再去想办法和时代产生关联,子彧说,传统项目一般都经过几代人的积累,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但好的作品一定要能和这个时代的人产生共鸣。记者发现,作为传统文化人,子彧的面人作品中,加入了许多流行元素,子彧会在新兴平台上推广自己的作品,例如在快手平台上,子彧有近90万粉丝。

子彧还参加过一些综艺节目,例如《最强大脑》。子彧说,参加这类综艺节目也了自己一定的积累,比如切身体会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有就是行行出状元。

要让年轻人感到非遗“很酷”

子彧介绍,一个复杂的面人平均要用3小时左右,因为面这种材质比较特殊,“基本上没有修改的机会,做错了只能推倒重来。”

如今,在一些景区,也会有手艺人推着小车现场制作面人售卖,在子彧看来,他们三分钟制作的面人和自己三小时制作的面人是没有什么差别的,“艺术从来就不存在什么高端或者低端的问题,面人能以街边摊的形式出现,也能说明这个行业群众基础比较好,没有什么不好的。”

谈到未来,子彧说自己会坚持传统手艺的推广以及发扬,“我希望我们自己能先喜欢起来,而不是等老外点赞后,我们再去喜欢。”在他看来,新时代的非遗传承,需要把传统文化和目前的主流文化相融、把本土文化和青年文化融合,让年轻人感到非遗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柳暮雪

最新阅读

推荐阅读